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學術研究 > 滲透與融合:宋代節日的道教化
滲透與融合:宋代節日的道教化

  

史學家陳寅恪對宋代文化有一個著名的論斷:“華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年之演變,造極于趙宋之世。” 1宋代文化的繁榮興盛,既是以前歷代文化累積層進的結果,也是儒、釋、道三教沖突交融、共同演進所形成的。節日文化作為宋代文化的有機組成部分,也明顯帶有三教的基因,尤以道教色彩更為鮮明。
宋代節日的道教化
宋代節日表現出非常鮮明的道教化傾向,不僅道教節日日益世俗化、大眾化,而且民間節日在節俗活動中融入越來越多的道教儀式與內容。宋代節日的道教化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為道教事件、道教人物特設新節日
兩宋300年間,官方共設立了11個新慶節,其中10個與道教有關。根據《宋史·志第六十五》的記載,這些慶節設立的原因有三:
一是道教天書事件。真宗大中祥符元年(1008),天書三降,正月乙丑初降于左承天門南鴟尾上;四月辛卯朔,二降于大內功德閣;六月乙未三降于泰山醴泉北。于是這三天被分別立為天慶節、天禎節(避仁宗諱改為天祺節)、天貺節,對天書降臨以示紀念、慶祝。
二是道教神仙下降。大中祥符五年(1013)十月二十四日,九天司命天尊趙玄朗下降于延恩殿道場,真宗以下降日為降圣節。政和三年(1113)冬至,徽宗祀昊天上帝于圜丘,天神顯現于空中,親作《天真降臨示現記》,并詔以十一月初五為天應節,以為上天感應之意。政和四年(1114)夏至,徽宗“躬祀方丘,羽衛多士,奉輦武夫,與陪祝官,顧瞻中天,有形有象,若神若鬼,持矛執戟,列于空際,見者駭愕”。2詔以五月十二神靈顯現日為寧貺節。
三是道教神靈誕辰。真宗以圣祖趙玄朗七月一日下降日為先天節。宋徽宗以長生大帝君十月二十五日生辰為天符節,青華帝君八月九日生辰為元成節,道教始祖老子二月十五日生辰為真元節。
這10個節日均因道教因緣而設,所以其節日民俗活動也大致形同,具有濃厚的道教色彩:道場齋醮、宮觀行香、禁屠輟刑、宴樂張燈,以求延生保壽、消災賜福。這些節日借由國家行政權力被規定為法定節假日,國家制度的權威又肯定了這些節日的合理性和重要性,最終這些原本源于宮廷、歸屬于道教的節日走向了民間,通過士庶的廣泛參與成為一種大眾共享的全民性民俗節日。
2.道教因素向非道教節日滲透
宋代,道教的元素向傳統的民間節日滲透,道教神靈、方術成為民間節日中禳災祈?;顒拥闹匾M成部分。
第一,道教神靈信仰。宋代端午節有掛天師像、天師艾的習俗,這源于道教的張天師信仰。在宋代端午中,宮中“內司意思局以紅紗彩金子,以菖蒲或通草雕刻天師馭虎像于中,四圍以五色染菖蒲懸圍于左右”。3民間“端午都人畫天師像以賣,又合泥做張天師,以艾為頭,以蒜為拳,置于門戶之上”。4這種就是著名的天師艾。
第二,道教符箓。符箓是道教,尤其是天師道的一種重要法術和標志。它是天神用神力書寫在特定媒介上的具有召神驅鬼、消災去禍等特殊功效的文圖符號。第三十代天師張繼先說:“吾家法箓,上可以動天地,下可以撼山川,明可以役龍虎,幽可以攝鬼神,功可以起朽骸,修可以脫生死,大可以鎮家邦,小可以卻災禍。”5宋代的端午節,由于張天師信仰的滲透,道教符箓也成為節日中的重要民俗物品。“諸宮觀亦以經筒、符袋、靈符、卷軸、巧粽、夏桔等送饋貴宦之家。如市井看經道流,亦以分遺施主家。所謂經筒、符袋者,蓋因替《抱撲子》問辟五兵之道,以五月午日佩赤靈符掛心前,今以釵符佩帶,即此意也。”6五月在民間被視為惡月,“陽氣始虧,陰意將萌;暖氣始盛,蟲蠢并興”7,毒物出沒,瘟疫橫行,道教的符箓是祛瘟驅毒、保生平安的有效方式。
第三,道教燈科儀。中秋節本源于唐代中秋文人玩月吟詩的風氣,宋代中秋節又增加了宴飲聚會的內容,形成了以“圓”為中心價值,以文人官僚的詩筵筆會和市民宴飲玩樂為民俗活動的大眾化的節日。周密《武林舊事》載:“此夕浙江放‘一點紅’羊皮小水燈數十萬盞,浮滿水面,爛如繁星,有足觀者?;蛑^此乃江神所喜,非徒事觀美也。”8燈是修齋行道最重要的法器之一,能夠照亮黑暗,解脫地獄魂魄,“燈者,破暗燭幽,下開泉夜。長夜地獄,苦魂滯魄,乘此光明,方得解脫”。9燃燈是齋醮壇場中重要的道教科儀,能夠續明破暗,上映無極福堂,下通九幽地獄,是最上乘的一種功德,“燃燈威儀,功德至重,上照諸天,下照諸地,八方九夜,并見光明”。10南宋杭城、浙江中秋之夜的水上放燈活動,脫胎于道教燃燈科儀,有續明破暗、取悅江神、祈福保生之意。
3.道教節日與其他節日融合
兩宋時期,出現了道教節日與其他節日同日并舉的現象。由于時間上的同步,使得原來囿于宗教內部的道教節日活動經由時間的共享性和聯想性向教外擴散與輻射,在與其他節日融合的同時,道教節日也從封閉走向開放,從隱性走向顯性,從邊緣走向中心。
上巳是一個古老的節日,《韓詩》云:“鄭國之俗,三月上巳之溱、洧兩水之上,招魂續魄,秉蘭草,祓不祥。”11可見,至少在春秋時期就已經形成上巳日在水邊祓禊的習俗。宋代上巳節與清明相融合,水邊祓禊的傳統習俗逐漸消失,演變成一個以掃墓、踏青、郊游為主要活動內容的節日。三月三日也是道教北極佑圣真君生辰,真武會朝拜極盛,百戲競集,游人如堵:“佑圣觀侍奉香火,其觀系屬御前去處,內侍提舉觀中事務,當日降賜御香,修崇醮錄,午時朝賀,排列威儀,奏天樂于墀下,羽流整肅,謹朝謁于陛前,吟詠洞章陳禮。士庶燒香,紛集殿庭。諸宮道宇,俱設醮事,上祈國泰,下保民安。諸軍寨及殿司衙奉侍香火者,皆安排社會,結縛臺閣,迎列于道,觀睹者紛紛。貴家士庶,亦設醮祈恩。貧者酌水獻花。”12官方民間、士庶貧富都積極參與佑圣真君祭祀活動。道教節日借由時間的同一,擴展延伸至上巳節日空間,從宗教內部走向市井大眾,成為宋代社會生活中的顯性節日,朝拜宮觀、設醮侍香的道教活動與出郊游賞一起成為節日活動的主要內容。
宋代節日道教化的原因
內外合力推進了宋代節日的道教化。一方面,宋代統治者的崇尚以及積貧積弱的社會現實引發民眾尋求廣泛庇佑的心理,推動道教成為宋代社會一種顯性、主流的文化,并向節日影響和滲透;另一方面,內在的信仰機制也驅動節日主動接受、積極融合道教的因素。
1.道教的基本思想與節日產生的心理機制的內在一致性是節日道教化的根本原因。
時間性是節日的基本屬性。在節日這個特殊的時間節點上,人們期望通過各種節日儀式有效地與各種神異力量相溝通,獲得其福佑和庇護,延長生命的時間,祛除災禍疾病,提高生命的質量。正如民俗學家鐘敬文所言:“如果說,原始信仰是節日風俗產生的土壤和溫床,那么,期望人壽年豐則是歲時節日的人生寄托,是節俗形成的原發性動因。”13
道教基本思想和節日產生的心理機制有著內在的一致性和契合性,都是以現實人生為中心,重視和珍惜生的價值,追求生命的長久和身體的安康。正因為道教重“生”的核心價值觀,養生長生的種種方術、科儀以及佑生護生的神靈體系符合民眾節日的心理需要和訴求,所以道教因素才能夠順利地向節日滲透、融入,使節日呈現出道教色彩。
2.宋代道教的世俗化與生活化是節日道教化的直接原因。
從歷史角度綜觀,中國文化的發展是一個文化重心不斷下移的過程,而宋代文化正是貴族文化與平民文化的交替點和臨界點,具有雅俗共融互濟的總體特征。在這種文化大背景下,道教也走向世俗化與大眾化。
內丹思想和地仙思想的興起、壯大標志著宋代道教的平民化和世俗化。內丹煉養無假于外物,簡單易行的煉養方式跨越了外丹派煉養的物質、技術障礙和修行者的階層局限,“有志之士若能精勤修煉,初無貴賤之別,在朝不妨為治國平天下之事,在市不失為士農工商之業”14,顯示出面向普羅大眾的親和性。地仙,就是生活在人間的得道長生的仙,他們不飛升天界,又幫助解決世俗的困厄,顯示出對世俗生活的關注和主動介入。北宋呂洞賓神仙信仰的形成,正是這種地仙思想的集中反映。天水一朝,道教平民化、世俗化、生活化的過程中,為向道者提供更便捷易行的修煉方法和對現實生活的庇佑,甚至展現了一幅集神仙與凡世生活于一體的理想得道景象:既享神仙超越生死、遠離災邪的理想境界;又能不離人間,在自己日常的生活中樂享紅塵的康寧平和??梢哉f,宋代道教是一種大眾化、生活化的宗教。
節日在時間維度上與生活的時間是重合、同一的。節日民俗包含特定文化意義和社會心理的群體性行為方式。所以,節日從其本質而言實際上是社會大眾的生活方式,以世俗化的生活實踐形態存在。它有著最為直接的現實功利性和目的性:保障世俗生活的富足和平安。
宋代道教的大眾化、生活化使得它極易將本質是大眾化生活方式的節日作為關注的焦點和滲透的對象。節日期間,道教宮觀舉行迎合士庶享樂、福佑心理的各種齋醮儀式、祈福禳災活動,發放各種藥品、符箓,庇佑現實生活,吸引大眾參與。當節日融匯道教活動成為民俗生活的一部分時,道教也借由節日對社會大眾產生了更廣泛、更深刻的影響。
綜上所述,宋代節日濃烈的道教色彩,明顯的道教化傾向,是多方合力的結果,既有道教內部的因素,也有外在政治力量的推動。節日的道教化傾向折射出道教在宋代社會影響力的提升。
[作者余敏芳單位為廣東省江門市五邑大學文學院。本文為五邑大學青年基金項目“宋代節俗詞研究”(2014sk03)階段性成果。]
 
注:
1.陳寅?。骸多噺V銘〈宋史職官志考正〉序》,《金明館叢書》第2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第245頁。
2.脫脫等:《宋史》卷一〇四,中華書局 ,2000年,第1710頁。
3、6.吳自牧:《夢梁錄》卷六,黑龍江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32頁。
4.呂原明:《歲時雜記》,陳元靚《歲時廣記》卷二十一,商務印書館,1939年,第242頁。
5 .張繼先:《三十代天師虛靖先生語錄》卷一,《道藏》,文物出版社、上海書店、天津古籍出版社,1988年,第369頁。
7.石聲漢:《四民月令校注》,中華書局,1965年,第35頁。
8、12 .周密:《武林舊事》(插圖本)卷三,中華書局,2007年,第87、21頁。
9.杜光庭:《太上黃箓齋儀》卷五六,《道藏》,第367頁。
10.朱法滿:《要修科儀戒律鈔》卷八,《道藏》,第959-960頁。
11 .范曄:《后漢書》卷九四,中華書局1973年, 第3110-3111頁。
13.鐘敬文:《民俗學概論》,上海文藝出版社,1998年,第138頁。
14. 夏元鼎:《悟真篇講義》卷六,《道藏》,第57頁。
 

18选7开奖走势图 北京28正规吗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江苏十一选五 四川省体育彩票管理中心 银行股票推荐 江苏快3遗漏号码对照表 荆门股票配资 河南快三全省统一开奖吗 366娱乐城赌百家乐 黑龙江p62今天的开奖号码 辽宁35选7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