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學術研究 > 韓國古代道觀太清觀
韓國古代道觀太清觀

 

道教在公元7世紀就已正式傳入韓國,但是在道教傳入后的很長時間里,韓國一直都沒有出現專門進行道教活動的宮觀。1 直到高麗太祖七年(924)設立九曜堂后,2 韓國才擁有了歷史上第一座專門的道教機構。自高麗第十六代王睿宗(1105~1122)大力引進宋朝道教,效仿宋朝道觀建造了高麗的王室道觀福源宮之后,3 道教在高麗獲得了空前的發展,相繼出現了各種由官方設立的道教設施和宮觀。在眾多的道教機構中,太清觀是影響最大的道觀之一。
太清觀的官署性質及歷史沿革
太清觀,亦作大清觀,與其相關的記錄首見于《高麗史》?!陡啕愂?middot;百官志》“大清觀”條載:
大清觀。忠宣王置判官,秩從九品。主藏纛,凡出征必祃于本觀。恭愍王將討紅賊,制大纛,設官為纛赤。辛禑三年,以纛赤每政敘用,其弊不細,汰之。4
據此可知,太清觀作為道觀的同時,還是高麗王朝官僚體系中的一個官署。太清觀所設官職為判官,官秩為從九品;恭愍王時為平定來自中國的紅巾軍之亂增設纛赤一職,禑王三年(1377)又汰除纛赤。太清觀作為官署的性質,到朝鮮王朝仍然得以延續。朝鮮太祖元年(1392)定文武百官之制時,太清觀是隸屬東班的官署,設置“判官二,從九品,權務;都評議錄事六、式目錄事六、中軍錄事四、左右軍錄事各四”5;太宗五年(1405)禮曹詳定六曹分職及所屬,太清觀為禮曹所屬。6 這顯然是承襲了高麗舊制。
有學者根據《百官志》的記載,認為太清觀創建于忠宣王代(1309-1313)。7然而,《百官志》只記載了忠宣王在太清觀設置判官一職,并沒有說太清觀是忠宣王創建的。太清觀設判官一職發生在忠宣王改制之時,即忠烈王二十四年(1298)。是年,忠烈王禪位于忠宣王,忠宣王登基后立即開始銳意改革。由于改革觸動了權貴利益并有反元傾向,在元朝的干預下,忠宣王在位僅7個月就被迫退位,還政于忠烈王。8在短短7個月的時間里,忠宣王不可能在進行大規模的改革運動的同時,還有精力和時間去創建太清觀。而且,精簡宗教機構本是忠宣王改革的目的之一,因此,他更加不可能去建造太清觀這樣的道觀。據此可知,太清觀的創建時間應該在忠烈王二十四年之前。
《高麗史》和《高麗史節要》中都有關于高麗文宗學習唐朝太清宮制度的記載:
秋七月,禮司上言:“謹按《唐書》,玄宗天寶八年閏六月庚寅,親謁大清宮,御含元殿,受群臣上冊。乞依此制,每閏月朔,御便殿視朝。”從之。9
秋七月戊午,禮司奏:“謹按《唐書》,玄宗天寶八載潤六月庚寅,上親謁大清宮,冊圣祖玄元皇帝等五尊號,御含元殿,受群臣上冊,大赦天下。乞依此制,每閏月朔,御便殿視朝。制可。”10
太清宮制度是唐玄宗于天寶初年創立的道教制度,這一制度奠定了唐代道教繁榮的基礎。11 根據以上記載,高麗文宗接受了禮司要求學習唐朝太清宮制度的諫議,但是,禮司的諫議似乎只是要求“每閏月朔,御便殿視朝”,并沒有要求建造太清宮。因此,亦不可輕率地判定文宗七年(1053)曾建太清觀。仁宗十六年(1138)“改諸殿閣及宮門名”時,有“大清改清寧”的記載,12 但是此“大清”是否就是大清觀也不得而知。13 綜上所述,文宗至仁宗時代,高麗是否已經設立了太清觀還不能確定,但是至少在忠宣王改制之前,高麗已經有了太清觀則是沒有疑義的。
1392年,李成桂掌握了高麗政權,創立朝鮮王朝,隨后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革除高麗舊制。據《太祖實錄》記載,朝鮮太祖元年(1392),曾有革除前朝道觀之議:
禮曹啟:“道家星宿之醮,貴于簡嚴,盡誠敬而不瀆。前朝多置醮所,瀆而不專。乞只置昭格殿一所,務要清潔,以專誠敬。其福源宮、神格殿、九曜堂、燒錢色、太清觀、清溪拜星所等處,一皆革去。”上從之。14
據此,太清觀當于太祖元年被廢止。但是據《太宗實錄》記載,朝鮮太宗四年(1404),兼知禮曹事金瞻“欲修太清觀”,上書云:“國初詳定,廢福源宮、神格殿、凈事色,京城只留太清觀、昭格殿二所。”15 據金瞻之說,朝鮮立國之初保留的前朝道教設施除了昭格殿外還有太清觀,然而此說與前引《太祖實錄》的記載頗不相合。據《世宗實錄》記載,世宗四年(1422),禮曹在給世宗的上啟中引《重創古記》云:“國初置太清觀于文廟之右。”16 既然為《重創古記》,說明太清觀當是在被廢止后又重新創建的。據此推測,高麗太清觀應該是在朝鮮太祖元年被廢止,十二年后金瞻又在舊址之上重新創建了太清觀。
太宗四年,金瞻重建太清觀。次年,禮曹詳定六曹分職及所屬,太清觀為禮曹所屬,17 從而再次獲得合法地位。但是,在世宗四年又出現了廢太清觀之議:
禮曹啟:“謹稽太清觀設置之由,其《重創古記》云:‘國初置太清觀于文廟之右,醮天皇太一等神。又于觀之南,置講武堂,有提調官,有教學官、五軍錄事、六衛參軍,以講陣法。’又云:‘出師者,必受成于學。’兵法有太一計占吉兇四方之星,以為坐作進退之節,蓋亦類祃之義也。參詳古制,《王制》云:‘天子將出征,類于上帝,宜于社,祃于所征之地,受命于祖,受成于學。’而未有文廟一處醮天皇、太一之文。況本國既設昭格殿,以醮太一之神,又設祭于太清觀,則不無煩瀆。且于舊都仍置,尤為未便。請罷開城府太清觀。”從之。18
此次廢太清觀之議,不僅攻擊太清觀的宗教活動“不無煩瀆”,而且還從儒教禮制出發,攻擊其不合禮制,因而收到預期成效。世宗五年一月九日(1423),“吏曹啟:‘三軍錄事、祿官遞兒、大清觀錄事二,今已革去’”,19 可見太清觀已經于世宗四年被廢止。
李能和據《世宗實錄》“國初置太清觀于文廟之右”之說,認為此太清觀是在朝鮮京城漢陽新設的太清觀,并進而推測說:“世宗四年廢舊都太清觀之時,并罷京城之太清觀歟!”20 但是,太宗四年金瞻重修太清觀時,朝鮮王朝的首都其實仍然在高麗舊都開城,21因此,當時創置于“文廟之右”的太清觀不可能在新都漢陽。又據《世宗實錄》記載,世宗三年(1421):
戶曹請修太清觀,上謂卞季良曰:“卿知太清觀設置之意乎?”季良曰:“總制金瞻嘗商確其事,臣則不知也。”吏曹判書孟思誠曰:“太清觀創自高麗,其東有射廳,將帥受命分閫者醮之,古例也。且遼東學館之東,有星宿影殿,其東又有射廳,疑太清觀仿此而設也。”上謂季良曰:“太清觀信不可無,當置京中,何必置于留后司耶?卿更考古事以聞。”22
世宗在了解太清觀“設置之意”后,明確說“太清觀信不可無,當置京中,何必置于留后司”,進一步證明世宗三年時,只有開城留后司才有太清觀,朝鮮開國之初并不曾在京城漢陽設置過太清觀。雖然世宗聲稱太清觀“當置京中”,但是第二年就采納禮曹上書罷黜了太清觀,因而,此后就更加不可能再在朝鮮京城建造太清觀。
太清觀的宗教功能
太清觀雖然是隸屬于百官系統的一所官署,但其職守則是服務于宗教性質的活動。因此,它實際上是一所承擔著宗教功能的官署機
構,或者說是一座具有官署性質的道觀。依《高麗史·百官志》之說,太清觀“主藏纛,凡出征必祃于本觀”。纛為軍中大旗,祃為軍事祭禮,屬五禮中的軍禮,由此可見,太清觀是高麗王朝舉行軍禮之處?!陡啕愂?middot;恭愍王世家》的記載也能證明這一點:
以守門下侍中李仁任為西北面都統使,賜大纛以遣之。王嘗巡御西京,制大纛,置官守衛,以時致祭。至是,授仁任出鎮,祃于大清觀,及行,令五軍衛送于黃橋。又以密直副使楊伯顏為副元帥。自秋以來,東西北面要害多置萬戶千戶,又遣元帥,將擊東寧府以絕北元。23
又據前引《世宗實錄》的記載:“開城府內古太清觀,在文廟之右”;“太清觀創自高麗,其東有射廳,將帥受命分閫者醮之,古例也。”可見,“主藏纛”的太清觀雖然是隸屬東班的官署,但卻也是跟軍事性的祭祀活動相關的道觀,是一所典型的廟署合一的道教機構。太清觀建在文廟之西(按:古人以右為西),或有文東武西,文武并舉之意。
禮本屬儒教禮儀,但是,“將帥受命分閫者醮之”則說明,太清觀的宗教儀式其實是道教的齋醮儀式。朝鮮世宗四年禮曹上書引《重創古記》云:“國初置太清觀于文廟之右,醮天皇太一等神”;朝鮮太宗四年(1404),金瞻“欲修太清觀,醮天皇大帝”24;  太宗十六年(1416),“大司憲李原請移祀留后司太清觀天皇大帝于昭格殿”25。根據這些記錄可知,醮祀天皇太一、天皇大帝是太清觀最主要的宗教功能。太清觀醮祀的天皇大帝或天皇太一,其實就是太一神。精通前朝道教掌故的金瞻在追溯太清觀醮祀太一之舊事時說:
太一,天之貴神,自漢以來,歷代奉事,屢獲嘉祥。是以前朝置福源宮、昭格殿、凈事色,別建太清觀。……每當厄運及災變, 則行祈禱別醮于太
清觀;若行兵則將帥詣太清觀,齋宿設醮而后行。蓋以太一,仁星所在之地,兵疫不興,邦國乂安故也。……今考太清觀行醮之規,年終歲首,只行二度,而水旱災變,無所祈禱;祠官用內監一人,非所以盡誠敬也。愿自今依宋制,每歲四立日行祭,命代言或侍臣攝事,有祭文,依中祀例,齋五日;遣將帥則依類祭例,將帥詣觀齋宿一日行祭,有祭文;若度厄及祈禱,遣文官大臣齋五日,用道流科儀法行醮禮,有青詞。令內監四人、道流四人與本觀錄事二人,更日直宿,朝暮香燈,修葺觀宇,鋪陳祭器,趁時預備,以致崇奉之意。26
由此可見,在高麗時代,太清觀就是醮祀太一、祈禳厄運及災變之重地;同時,將帥出征也需“詣太清觀,齋宿設醮而后行”;而且,太清觀的齋醮還取法于宋朝道教的齋醮制度。
太清觀中跟軍事相關的太一崇拜其實源自中國,據漢代緯書之說
《春秋合誠圖》:“太一離其位而乘斗,后九十日兵必起。”
《春秋命歷序》:“太一主風雨水旱兵革饑疫災害,而游行九宮。”
《春秋緯》:“太一離位而亡奄,不出九十日,兵起伐北方。”27
《漢書·藝文志·兵書略》中亦有《太一兵法》,可見太一信仰和軍事活動有密切關系。這恐怕正是醮祀太一的太清觀成為將帥出征時舉行軍事性宗教活動場所的根本原因。
(作者黃勇單位為四川大學中國俗文化研究所)
 
注:
1.貞觀十七年(643),為迎接唐太宗派來的道士,高句麗曾“以佛寺為道館”,但這畢竟不是真正的道觀。
2、4、10、12、23.鄭麟趾:《高麗史》,臺北:文史哲出版社,2012年,第16、569、104、252、630頁。
3.參閱拙文《試論高麗睿宗的道教政策——以福源宮的建造為中心》,《東北師大學報》2015年第4期。
5、14.《太祖實錄》,《李朝實錄》第1冊,東京:學習院東洋文化研究所,1953年,第97、133頁。
6、15、17、24~26.《太宗實錄》,《李朝實錄》第2冊,1954年,第522、403、522、403、213、403頁。
7.梁銀容、金澈雄均將太清觀的設置時間定為忠宣王代。參閱梁銀容:《高麗時代佛教》,韓國道教思想研究會編《道教盛行韓國的變容》,首爾:亞細亞文化社,1996年,第175頁。
8.樸延華:《高麗忠宣王即位年之改革》,《朝鮮·韓國歷史研究》第11輯,延邊:延邊大學出版社,2011年,第135-150頁。
9.金宗瑞:《高麗史節要》卷四《文宗仁孝大王一》“七年七月”條,首爾:明文堂,1991年,第110頁。
11.關于太清宮制度之詳情,請參閱丁煌:《唐代道教太清宮制度考》,見其著《漢唐道教論集》,北京:中華書局,2009年,第73-156頁。
13.《高麗史·地理志》作“大清門改清泰”,據此,大清當為大清門?!兜乩碇尽放c《仁宗世家》所述改殿閣宮門名稱多有不合之處,但是根據兩文對殿閣宮門的排列順序,《仁宗世家》“大清改清寧”之“大清”是宮門的可能性更大。參閱《高麗史》卷五十六《地理志一·王京開城府》,第227頁。
16 、18、19.《世宗實錄》,《李朝實錄》第7冊,1956年,第264、264、272頁。
20 .李能和:《朝鮮道教史》,首爾:東國文化社,1959年,第242頁。
21.李肯翊:《燃藜室記述》卷一,京城:朝鮮古書刊行會,1926年,第67-68頁。
22 .《世宗實錄》卷十三“三年十月辛卯”條,《李朝實錄》第6冊,1955年,第803頁。
27.安居香山、中村彰八輯:《緯書集成》,石家莊:河北人出版社,1994年,第773、877、916頁。
 

18选7开奖走势图 吉林快3走势图和平 四川快乐十二遗漏数据前三组 北京时时彩赛车玩法 福彩东方6十1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停如何算 贵州11选五网上购买 广东快乐10分玩法技巧 湖北30选5开奖公告 港股通挂单撤单收费吗 合赢在线刂杨方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