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文化視野 > 《心說》與“心學”別談
《心說》與“心學”別談

 

《心說》與“心學”雖然在社會學的指向和功用上有所差異,前者講的是問道,后者講的是問學。然而,兩者的共同點是都把心的屬性作為向學問道的首要前提。他們都是闡述形而上的心的本體屬性的學說,而絕非在研究心的構造。故而自然會引起人們把《心說》與“心學”放在一起從思想內涵上進行研讀和比較。這里我們依稀發現,在期期可無言傳之中仿佛存在著某種嬗遞與聯系。而這種聯系,竟然不知道是歷史的必然亦或是歷史的偶然。本文試解其興替之一斑。
地緣與人緣
《心說》一文由宋末第三十代天師張繼先著于江西貴溪上清龍虎山天師草堂,即如今的上清宮內。“心學”則是南宋陸九淵在江西貴溪上清鎮應天山上聚眾講學,于象山精舍首創。因應天山山形如象,故改其名稱之為象山,自號象山翁,世稱陸象山?!缎恼f》與“心學”的誕生地都在今天的貴溪上清鎮的區劃內,兩地相距僅數公里。此為地緣之一。
從時間上看,張繼先生于1092年卒于1128年,而陸九淵生于1139年卒于1192年。也就是說陸九淵無論是怎樣的名儒,已故去的張繼先也無法受教于陸氏。而作為晚輩的陸九淵能否對先輩張繼先的學術文章有所耳聞,并受其影響,此則有說。因為龍虎山在茲,大上清宮在茲,天師府在茲,張天師家傳在茲,當然應天山上的象山精舍也在茲。
這里我們有必要先介紹一下張繼先。張繼先,字聞嘉,號翛然子。少聰穎,9歲承襲天師教法,序列天師第三十代。宋徽宗時先后4次奉詔入朝,奏答策問,深得崇信道教的徽宗賞識,賜號虛靖先生,后封為正一靜應顯佑真君。并賜緡錢派江東漕臣于龍虎山劃地大力興建龍虎山上清觀,政和三年(1113),宋徽宗恩準由觀升之為宮,名之為“上清正一宮”?;兆趪L問:“修丹之事若何?”張答:“此野人事也,非人主所宜嗜。陛下清靜無為,同符堯舜足矣。”不悟的徽宗仍迷戀方術,崇信熱衷方術的道士林靈素。林亦曾書詔張繼先。張非但不為所動,反而致信勸其自重,并明言:“飄笠無情,云煙奚取。金門紅霧,漫為天上之游;白石清泉,方保山中之適。”宋徽宗曾下詔于京東建下院供張繼先起居,并賜額“崇道”。張繼先志在清虛沖淡,固辭以歸。后他在《還山》一詩中寫道:“長年京國甚羈囚,丘壑歸來始自由。流水有聲如共語,閑云無跡可同游。猿依松影看丹灶,鶴與蘆花入釣舟。如此棲遲良不惡,紅塵何事辱嗚騶。”詩中充滿對自由的渴望和對官場奉迎拜謁的厭惡。作為道門的領袖,他力主“法即是心,心外無法”。他說“妄念紛紛且失真,符圖訣咒費精神。”著有《明真破妄章頌》,尤以《心說》為著?!度卧姟蜂浧湓娮?2首。靖康二年(1127)應宋欽宗亟詔入闕,行至泗州天慶觀(今江蘇宿遷),遂卒,逝前以印劍付其叔張朝英,并示其為三十一代天師。時年36歲。而此時正值開封破城,徽、欽二帝去國之日。
陸九淵,江西金溪青田人,雖說兩人在時間上相隔數十年,然在地理位置上,用陸九淵的話說:“貴溪、安仁(今為余江)、金溪三邑最為比鄰。”人們往來、通婚、交友、向學,習以為常。如《留侯天師世家宗譜》中就記載了28代天師的孫子張仲英娶陸氏女為妻,并生育五子。陸家與張家,當有親戚關系。其實陸九淵自己的表姐就嫁給天師后裔張琬。當83歲的張琬去世時,陸九淵親自為之寫了《張公墓志》。文中記述了表姐夫的行狀,還特別交代了“子明之來求志其墓。其繼室,余表姐也,明之又嘗從予游,不可辭”。陸九淵在給王謙仲的信中曾詳盡地描述了貴溪應天山的美景及將其改稱象山的經過:“鄉人彭世昌新得一山,在信之貴溪西境,距敝廬兩舍而近。”其實不只是地緣上相近,陸九淵亦與張天師家多有書信來往。如三十二代天師張守真,字正應,去世時,陸為之撰寫《挽張正應》。詩中說:“海門晝夜吼奔雷,卻立吳山亦壯哉。前殿神仙三島邃,正陽閶闔九天開。玉階恭授太官賜,象簡親承御墨回。多少簞瓢蓬甕士,輸君留宿兩宮來。”他對天師的行止,看來十分了然。而且,如果無親友間的聯系,斷不會送寫挽詩。在《陸九淵集》中尚存有《與張德清》的一封信。此信不長,抄錄如下:
積年聞季悅、元忠諸友稱道盛德。比歲屢得欵集,益有以信諸賢之言。又聞久有退居自養之舉,尤切嘆仰!近者忽又聞有不屑道士以淫侈不軌之事引誘小子健訟以相誣毀,深用不平。然在左右,正宜高舉以遂初志。何必與此輩較勝負于流俗之中哉?流俗之所謂勝者,豈足為勝。流俗之所謂負者,豈足為負。左右平時與諸賢交游,當問道之勝負,不當問流俗之勝負。又聞季悅言德清其初浩然有引退之文,且又別求賢者以嗣其事。而盛族乃有“茅不可試火”之語。此可謂不勝俗陋鄙猥之言。切不宜以此等語虧損盛德。更愿深思,追還素志。他日同來象山頂頭,共談大道。此乃真天師,非俗天師也。
信中說“比歲屢得欵集”,且又以“真”“俗”天師相勸,可知陸張二人相得既深且久。
張德清何許人也?他是三十二代天師張正應(即張守真)的次子。因嗣教的老大張景淵于淳熙六年羽化(1179),而其子慶先尚幼,故代為署理教事長達11年。陸九淵敢有“真天師”與“俗天師”之判,且又樂邀張德清于象山頂頭共談大道,可見他應該在與張正應、張德清、張季悅的交往中對乃祖張繼先的道德文章有所了解,否則不會以大道稱之。反觀陸與朱熹的書信往返,辨析問難,動輒千言,皆未提及“共談大道”??梢韵胍?,陸張二人于“大道”當有會心共鳴之處。以上是《心說》與“心學”的地緣與人緣。
“文”緣與“質”緣
張繼先的《心說》不長,為便于比較,也存錄如下:
夫心者,萬法之宗,九竅之主,生死之本,善惡之源,與天地而并生,為神明之主宰?;蛟徽婢?,以其帥長于一體也?;蛟徽娉?,以其越古今而不壞也?;蛟徽嫒?,以其寂然而不動也。用之則彌滿六虛,廢之則莫知其所。(其)大無外,則宇宙在其間,而與太虛同體矣。其小無內,則入秋毫之末,而不可以象求矣。此所謂我之本心,而空劫以前本來之自己也。然則果何物哉?杳兮冥,恍兮惚,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識識,強名曰道,強名曰神,強名曰心,如此而已。由是觀之,豈不大乎,豈不貴乎。然而輪迥于三界,出入于生死,而不能自已者,何也?蓋一念萌動于內,六識流轉于外,不超乎善而超乎惡,故有天堂地獄因果之報,六道輪回無有出期??刹煌丛?,可不悲哉。若夫達人則不然也。故齋戒以神明其德,一真澄湛,萬禍消滅。老子曰:致虛極,守靜篤,萬物并作,吾以觀其復。夫物蕓蕓,各歸其根,歸根曰靜,靜曰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兇。所謂常者,越古今而不壞者是也。所謂妄者,一念才起者是也。莊子曰:既以為物矣,欲復歸根,不亦難乎。在易也,其為大人乎。自茲以往,慎言語,節飲食,除垢止念,靜心守一,虛無恬淡,寂寞無為,收視返聽,和光同塵。瞥起是病,不續是藥。不怕念起,惟恐覺遲。譬如有發,朝朝思理。有身有心,胡不如是,行住坐臥,勿使須臾離也。無何有之鄉,華胥氏之國,吾其游焉。
大道至簡,在張繼先和陸九淵這里,他們共同認為:心、理、道、法是同一概念。文質十分相近。在立論及方法上皆直擊人心。張繼先說:“法即是心,心外無法。”陸說:“道外無事,事外無道。”張繼先說:“夫心者,萬法歸宗。”陸九淵說:“心即理”,理充塞于宇宙,那么心就可以充塞于宇宙,所以陸九淵說:“吾心便是宇宙”,“宇宙便是吾心”。這里聯想張繼先《心說》中:“我之本心,用之則彌滿六虛”,“其大無外,則宇宙在其間。其小無內,則入秋毫之末,而不可象求”。心再強大,在心的超時空的能力上,陸與張的描述,簡直就是同功同曲,而非異曲同功了。
陸九淵在象山講學最反復強調的就是“發明本心”“正心誠意”,他要學子們把一顆強大的心找回來,立起來。“仁義者,人之本心也。”“本心若未發明,終然無益”。“此心之靈,此理之明,豈外鑠哉?”人如果能把道德的主體“心”通過講明、辯異、省察、剝落、存善、鞭策而使之強大起來,則為學處世做人,自然有了吞吐天地的根本。這與《心說》強調的本質又何其相似。陸反對皓首窮經,他說: “六經皆注我,我何注六經。”至此,對心的寶貴,對心的認知,從陸九淵的心學中,我們仿佛看到張繼先《心說》的影子,或者說受此“大道”的影響。陸王心學之集大成者明代王陽明在《陸象山集序》中更加直言:“圣人之學,心學也。學問之道無他,求其放心而已矣。”
無論從地緣上、人緣上,以及《心說》與“心學”文質的語言表達及思想內容上,應該說他們之間有著某種承傳與興替。我無意于在《心說》與“心學”上劃等號,只是想說張繼先的《心說》在“心學”的發展與形成中當有過舉足輕重的作用和影響。
有意味的是,正是在張繼先道學的影響下,上清宮儼然形成了“仙人所都”,來自全國各地各個門派的道士云集于此,修煉問道。全真派的金志揚、南宗始祖白玉蟾、李宗老等高道都曾匯聚于此。而從龍虎山上清宮走出的道士張留孫、吳全節、夏文詠,更是對道教正一派在全國各地的發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另外,以書畫聞名的方從義、以測繪制作全國地圖而名標史冊的朱思本皆出自于龍虎山上清宮的各道院。而陸九淵的心學,則在貴溪演變而成立了象山書院,先后傳承了八九百年。明代王陽明更使心學的發展達到了頂峰,從而形成陸王心學。而以心學為本立功、立言、立世者更是史不勝書。及至今天,有西方學者更加明言“二十一世紀,將是心學的時代”。是的,你的心有多大,你的世界就有多大。你的心有多大,你的舞臺便有多大。心是我們一切力量的源泉。
 
(作者李寅生單位為龍虎山道教協會)
 
*因引文過多,故不一一注明出處。本文主要資料來自《天師府志》、《留侯天師世家宗譜》、《陸象山集》。

18选7开奖走势图 保本理财产品有风险吗 中国联通股票行情分析 中国体育彩票中奖规则及奖金 秒速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浙江体彩2o选5今晚开奖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上海快3综合走势走势图 最新扎金花看牌器 陕西十一选五任二遗漏一定牛 辽宁35选7今晚开的多少期